• 《女尊:穿成暴虐妻主后我只想种田》温卿柳逸轻 TXT全本小说

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22-11-24 19:22:34 作者:东风识我 书名:女尊:穿成暴虐妻主后我只想种田 来源:zzy
          《女尊:穿成暴虐妻主后我只想种田》温卿柳逸轻 TXT全本小说

          《女尊:穿成暴虐妻主后我只想种田》小说全本阅读

          好汉不吃眼前亏,温卿只能拉着骂骂咧咧的宋燕支先离开。

          一家人狼不堪的逃出了内河村,站在村口回头看了看,见没人追上来,这才齐齐松了口气。

          一群狗娘养的,别让我找到机会,否则定要她们好看!宋燕支越想越生气,只恨自己没本事,不然定要立刻杀回去。

          李岩山几乎哀求的说道:我的祖宗啊,你就别再闹了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。

          不行!谢骄明明回去了,我们凭什么吃这个哑巴亏!玉竹气呼呼说。

          李岩山欲哭无泪,只好又跟温卿苦口婆心的劝道:卿儿,那谢家就是泼皮无赖,咱们拿她们实在是没办法,算了吧。

          温卿原本也没打算计较,她只想带着宋燕支回家,可是闹了这么一通,反倒激起了她的火气。

          对于温卿来说,婚姻一事,讲究的是你情我愿,既然谢骄不愿意,合离就是。至于彩礼,要不回来也可以作罢,毕竟是温家隐瞒温笑卿病情在先。

          但今天谢家的做法实在是太过蛮横霸道,又是伤人又是颠倒黑白,温卿若是就这么算了,哪对的起爹和三爹今日受的屈辱。

          先回家吧。温卿看了眼天色道,不急在一时。

          李岩山松了口气,另外两个嘀嘀咕咕,一脸不甘心。

          你们买的东西呢?走到岔路口,温卿突然想起问道。

          玉竹没好气说:还能带身上不成,当然是先放在别人家了。

          从镇上回来需要经过内河村村口,宋燕支像是早就计划好的一样,说什么走不动路了,等东西一放下,他就直奔内河村去了。

          他那点心思玉竹还能不知道嘛,怕他出事便赶紧找了个人家把东西放下。

          这人家就在村口不远处的大槐树下,家里就两个老人,温卿他们到的时候老人正坐在屋檐下捻麻绳,夕阳落在小院里,一片宁静祥和。

          我就说了那谢家不是好惹的,你们看,吃亏了吧。那老头子一边在板凳上搓着麻绳,一边与玉竹他们闲聊。

          宋燕支冷哼说:要不是他们把谢骄藏起来了,我们哪会吃亏啊。

          一旁的老婆子回想道:提及这谢家老二,我记得是个俊后生,好些人家都想说他来着。对了,好像竹塘村的李夫人就曾让媒人去说过亲呢,不过后来没成,也不知道因为啥。

          还能因为啥,钱没给够呗,老头子不屑说,想起什么又道,就城里的癞头三你们知道不?谢金花收了人家三两银子就把谢二娇卖给了她。谢二娇才多大啊,十四岁不到。那癞头三满头癞子不说,都四十多岁了,比她谢金花还大。你说她咋就这么狠心呢?这不是把自己儿子往火坑推吗?也不怕遭报应!

          温卿闻言,询问道:那谢二娇嫁过去了吗?

          老头子吐了口唾沫在掌心,边搓麻绳边唏嘘道:什么嫁啊,那就是卖!今儿一大早就让牛车给拉走了,连身体面的衣服都没有,那孩子也是可怜,哭的嗓子都哑了,造孽啊。

          看吧,我就说谢家满嘴谎言。宋燕支愤愤说。

          温卿跟玉竹要了两文钱,递给那婆子,若是谢家有什么事,还劳烦婆婆帮我留意一下。

          那老婆子自是高兴不已,接过钱满口应下。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。

          远远看到家里厨房有火光,几人都吓得脸色大变。

          李岩山边跑边焦急道:家里也没生火啊,怎么就烧起来了。

          那病秧子是死了吗?这都没发现!玉竹刻薄的骂道。

          等众人一股脑冲进屋里,才发现家里根本没烧起来,那火光是从灶膛里来的,残缺的灶台上还放着几个热乎乎的山芋,正冒着香气。

          柳逸轻被几人气势汹汹的架势吓得立刻站了起来,他紧张的攥着衣角,站在灶膛边不知所措。

          温卿将东西放在屋檐下,不紧不慢的走进厨房,扫了眼问:哪来的山芋?

          柳逸轻死死的交握着手掌,惶恐说:村、村长让人送过来的。

          他见天黑了大家都没回来,就擅自做主把芋头烤了,他现在能下地,要是不干活一定会被打的。

          宋燕支诧异问:不会吧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她怎么突然这么大方?

          李岩山下山的时候倒是听人说了,便解释说:她家贵根吃菜饼中毒了,是卿儿救了贵根。

          我就知道她没那么好心,不愧是我乖女,快拿着。宋燕支挑了三个最大的山芋塞给温卿,生怕她不够吃。

          玉竹冷哼,不屑道:就这么点东西,她也好意思。话虽如此说着,肚子却很应景的叫了起来。

          厨房本就不大,五个人挤进来就更显得拥挤。

          温卿瞥见柳逸轻又在开始发抖,便道:你跟我出来。

          柳逸轻咬着唇,强压下心里的恐惧,慢吞吞的跟着温卿出了厨房。

          李岩山想劝说几句,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卿儿今天都很正常,应该不会犯病了吧。

          夏天的夜晚来快,这会儿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远处田里传来阵阵蛙鸣,恼人的蚊虫蛾子直往人脸上撞。

          温卿扫开脸上的蚊子,递给柳逸轻两个山芋,赶紧吃吧。

          柳逸轻惊讶的看向温卿,旋即又立刻低下头,小声说:我、我吃过了。

          他要是有那个胆子,又怎么会落得现在这副瘦骨嶙峋的样子。

          见好说不行,温卿便板着脸道:让你吃就吃。

          柳逸轻不敢惹恼温卿,忙接了过去,悄悄抬眼等温卿开吃之后,这才小小的咬了一口。

          山芋只有一丝丝的甜味,糯糯的,很烫。

          柳逸轻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食物,每一口都吃的十分认真。

          他不知道妻主究竟在打什么主意,他太饿了,哪怕待会儿妻主要打他骂他也认了。

          卿儿,你还要吗?宋燕支突然拿着芋头出来。

          柳逸轻吓得手一抖,山芋滚到了地上,他急忙弯腰去捡,但瞥见温卿又立刻缩回了手,只是眼睛仍不舍地盯着那半个山芋。

          温卿将他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,嘴角不觉弯起,抬眸应道:我不吃了,你们吃吧。

          宋燕支顺着温卿的目光看去,皱眉问:他哪来的衣服?

          我跟王敏她爹借的。温卿解释说。

          宋燕支将山芋强制塞给温卿,没好气道:他又不干活,穿那么好干什么。山芋吃了也是白吃,不许再给他了!

          柳逸轻闻言,头埋得更低了,泪水氤氲着,却倔强的没有落下。

          本文提供:《女尊:穿成暴虐妻主后我只想种田》这本正在网络上连载中的穿越重生小说,最近备受关注,小说的女主角温卿柳逸轻的逆袭之路,经由作者“东风识我”倾心创作完成。也是,温大夫都被流放了,他可不得赶紧找下家。这种不守夫道的男人就该浸猪笼,我早说了不能让他们回村里,你们看吧,丢死人了。那些男人叽叽喳喳的说着,鄙夷又嫌恶的目光在玉竹身上挑剔的上下打量。温卿啧了一声,怎么到哪里都有这种长舌妇。玉竹算了,我们回去吧。李岩山受不了四周的议论和目光,着急劝道。吵什么吵,搅......

          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fubosy.com/zxqw/190417.html

          茯苓文学网《女尊:穿成暴虐妻主后我只想种田》温卿柳逸轻 TXT全本小说相关文章